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出席高顿CFO论坛并做主题演讲

2013年7月18日,北京CBD中央商务区“第二国宾馆”中国大饭店大宴会厅,一场旷世财经峰会耀世开启。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携官方力量,同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毓圭、中国财政部企业司司长刘玉廷及40余位财政部处、局级以上级别官员和500余名全球知名企业CFO,齐聚《全球CFO领袖论坛》,剖析全球经济颓势下CFO所肩负的企业重任,思辩世界经济低迷氛围下中国经济转型的契机,为企业掌门人拨云见日,练达全球商情,共商中国经济的再度崛起。
 
会议伊始,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与到会嘉宾就“当前复杂多变的世界经济金融形势下中国经济走势和中国宏观经济应对政策”展开探讨。
 
朱部长认为2013年世界经济延续依旧延续去年的低迷,低位徘徊,且颓败态势在下半年表现的更加突出,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极其复杂和高度不确定,这样的现状主要是受以下三个方面的影响的。
 
1、美国经济的走势以及美联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基本的走势情况。
 
美联储主席贝南科不久前表示,美联储将根据美国的经济,特别是美国就业和通胀的情况变化,来确定美联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的时点和节奏,对美联储这个表态是全球金融市场高度关注,因为美元是全球主要货币,美联储不管主席还是工作人员如何表示,它是集中美国国内经济,但是不可否认美联储政策有着强烈的国际外溢性的影响。在贝南科主席选出美联储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面临世界金融市场非常强烈的反映,美联储最近几次公开表态中,又采取相对谨慎的态度,或者说美联储主席贝南科表态本身也有反复,当然美联储决定美国货币政策、决定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走势基本出发点是美国的经济、是美国的就业情况,所以他们把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基本的政策点确定在美国失业率降低到6.5%水平,美国的通胀率要不超过2.5%预期,实际上它是设定了一个限定的界限,也就是说通胀率不能超过2.5%这是设定一个上限,那么就业率或者失业率一定要降到6.5%以下,一个是以下、一个是以上,决定美联储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政策条件。
   
目前美国经济有所复苏,稳定的程度在加强,失业率下降到7.6%,通货膨胀率远在2.5%水平以下,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决定要采取一种逐步退出的方式来退出这种超宽松的、非常规货币政策,那么资本市场分析这种超常规的货币政策退出,对利率水平的影响是多少呢?也就是美联储停止每个月购买850亿债券,那么它对市场利率影响多少呢?资本市场的判断是250个基本点,也就是2.5%,直白地说目前美国利率是负2.5%水平,按照资本市场的判断那么美联储如果在2014年中期完全退出超常规的货币政策,那么他的利率水平实际上是恢复到零的水平,所以我们要清醒看到,即使美联储完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那么美国的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仍将继续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在回归到常态情况下,美联储他的利率水平仍然是超低的利率水平,现在的基准利率在零到零点二五之间,这个如何变化取决于美联储今后对美国经济走势的判断,当然世界经济总体走势美联储也是必须要考虑的。
 
这是现在从美联储方面政策表态以及中国方面的分析。这种不确定性现在变着更加突出了,美联储主席贝南科的表态也是采取进一步、退一步用一种比较模糊的方式来尽量考虑市场的反应,尽量使市场对美联储超宽松的、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退出不要产生特别激烈的、直接的反应,但是经济规律并不是以一个银行家或者央行所能决定的,所以对市场究竟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必须要密切观测,总之,这种极端的不确定性还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2、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走势。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经过2010年、2011年、2012年的高危阶段,在几个结点上包括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造成对欧元区整体的巨大冲击,应该说欧元区国家、欧盟、国际货币基金在应对这个危机过程中是尽最大的努力,来使市场稳定下来,目前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最危险的程度应该说是过去了,然而最危险程度却不是危机的彻底结束。它的表现在哪一点上?就是欧央行资产负债表现在开始逐渐的收缩,也就是说欧央行资产负债的规模在逐步的收缩,原因是欧央行逐步减少了,为了稳定市场对主权债务面临极端困难的这些国家政府债券的购买,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一个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实际是市场稳定的表现。在这点上讲,欧洲特别是欧央行和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在应对危机中政策措施、稳定市场方面的措施取得了效果,但欧洲、欧元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个代价表现形式就是欧洲特别是欧元区国家的经济持续地衰退。作为世界的主要经济体,欧元区经济超过六个季度的持续衰退是值得我们高度警觉的,这也就暴露出在应对危机过程中,宏观政策选择必须要极其审慎。回过头看,欧元区应对危机过程中的基本政策导向是一种紧缩的财政政策、紧锁的货币政策,这种紧缩要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会对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生产力造成损害,而这种损害可能是要持续相当长的时期,直接导致的后果失业率的大幅度的增加,而且社会在应对危机的承受能力方面会大大下降。
 
所以欧元区金融市场的稳定是值得欣喜的,但也应该高度警觉,不能忽视欧元区为了应对危机所付出的巨大代价。经济持续的衰退将对欧洲、欧元区经济的未来,特别是2013年度乃至2014年都会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3、近期国际货币基金下调2013年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为3.1%
 
这同去年年中国际货币基金下调全球经济时点上基本吻合,下调幅度,去年下调3.3%,今年下调3.1%,国际货币基金有一个专业的、内部的基本判断标准,如果全球经济低于2%增长率水平,那么全球就意味着陷入衰退,目前把全球2013年经济增长率下调到3.1%,这是一个重要的警示,就是说全球的复苏和增长在2013年的下半年将面临着艰巨的挑战。特别值得警惕的是国际货币基金在下调2013年全年全球经济增长率报告中,分析造成经济增长率下调时指出,其主要因素是由于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面临困难,包括印度、巴西这些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在财政和国际收支方面都可能出现双赤字,同时中国经济下行的风险压力也在加大,这个是中国需要特别警惕的。因为此分析同去年年中国际货币基金下调国际增长率的主要因素不一样,当时主要担心美国经济复苏不稳定,特别是欧洲经济、欧元经济继续陷入比较大幅度的衰退,那么这一次新兴市场国家在面临挑战方面,特别是应对增长和结构改革、分析,及宏观政策选择方面确实面临新的困难。在这种极端不确定的国际经济、金融环境下中国需要审慎确定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走势。
 
朱部长在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进行了重点分析后,进一步将议题的核心集中在中国2013年下半年的经济形势分析上。
 
关于中国经济的基本判断,体现了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基本宏观经济指导思路,即在财政政策上继续坚持扩张,继续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2013年上半年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7.7%,第二季度经济增长7.5%,上半年平均增长7.6%,没有偏离经济增长目标区间,因为2013年经济增长指导性指标是7.5%左右,而“十二五”规划年均平均增长率是7%左右,所以中国看上半年的经济增长是仍处于目标预计区间之内。从对经济基本态势的判断,政府认为稳中有进、稳中有为、稳中有提高质量,但是稳中也有忧。
 
所以说稳中有进、稳中有为、稳中有提高质量,主要看2013年第一季度消费增长情况,第一季度消费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5.5%,第三产业占经济总规模达到48%,国际收支盈余或者说国际收支不平衡占经济总规模比重从2007年10.1%下降到2.5%,这些指标充分证明了经济增长质量在改善,但是我国也确实在结构调整中面临着重大的调整,必须要处理好增长、就业和结构改革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总理近期强调要有一个上限和下限的考量,关键是就业。
 
上半年的中国实现732万人就业,就目前全球的经济形式来看,一个国家半年内能够实现732万人就业,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成功,但是也要看到,我国在就业方面还面临着结构性的挑战,直接挑战就是今年我国有600万以上大学生待就业,如何使他们成功就业,就会面临很多问题。怎样引导,怎样把总体的就业机会提供给新一代年轻人,特别是对就业岗位有较高选择的高知识结构年轻人,这个挑战不仅是我们要在教育、在培训方面要应对的,而且关乎我们整个教育制度、整个体系怎样合理安排,及职业教育怎样发展等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警示是16个月以来连续下降的PPI,上半年PPI下降2.2%,这意味着我们的制造业、实体经济面临着困境,必须加以警觉。所以对经济指标分析要全面,不仅要看控制CPI通货膨胀上限,同时对PPI下限特别要警觉,这个关系到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2.2%负增长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对企业家和宏观政策也是如此。
 
 还有一个挑战是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二者需要有效协调。在目前严峻的经济条件下,国际经济金融市场充满着不确定性,而国内也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推进经济结构的改革,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主要依赖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协调,关键要烫平可能出现的比较剧烈的波纹,这个是宏观经济政策的责任。6月26号,虽然流动性很充足,但个别银行却在流动性方面遇到困难,单日隔夜拆解利率飙升到30%,这反映出一方面要加强对金融机构的警示,加强对他们的监督,金融机构也要有严格的自律,另一方面宏观政策方面也要烫平这种波纹,不使意外的波动对经济结构大局产生负面的影响。
 
  在对经济形势进行了全面分析后,朱部长还特别指出:目前中国还面临 “影子银行”和地方融资平台的问题。
 
新一届政府组成后,对这个问题给予了高度警觉,而且有关部门正在做最大的努力,来全面弄清“影子银行”,弄清地方融资平台的情况。现在正式公布的地方融资平台依旧是2010年审计署公布的全国地方融资平台余额10.7万亿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是银行的融资,上个月在陆家嘴银监会也对此进行了报告,而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则超过8万亿,而且绝大部分这种融资是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上,具有良好的回报,但是不可否认确实有一部分资金存在着困难,那么在摸清家底、摸清具体规模的情况下,就要加强对这部分可能产生问题的资金进行监管,要有明确的应对措施。
 
 银行在资产负债表之外无疑是理财管理,这确实是中国特色的“影子银行”范畴。因为国际上主要讲的对冲基金、PE在中国则特别表现为不在资产负债表监管之内,在资产负债表之外运营的特别是理财产品,确实应该加强监管、防范风险。当然这也需要客观分析,因为从目前来看,相当一部分理财资产的融资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尽管利率高,但仍然是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这其中蕴含着一个平衡的问题,要防范风险、加强监管。但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难确实要加以解决,所以在这方面政府现在要把政策点统一到中央方针上,要在稳增长的情况下,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改革,这一点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此次《全球CFO领袖论坛》受到CCTV-2、第一财经、新浪财经等多渠道权威财经媒体的高度关注,中国最权威的财经前沿专业媒体齐聚一堂,对会议盛况进行实时报道,提炼财经智慧结晶,将先进的财经理念播撒到每一寸中国大地,为中国企业的发展开具良方。面对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论坛每一个议题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故此国资委两次发文要求全国央企最高负责人出席会议,并持续关注相关内容,取其精华,加快中国企业转型进程。作为全球领先的财经培训机构,高顿云集国际财经风云人物,历经多年世界先进财经理念洗礼,超越百年正统商科学识沉淀,始终凭借其丰富的高端教育资源和行业影响力,努力探索CFO的发展,帮助企业高管在公司决策中进行自我变革和壮行,便于其迅速找到企业新的增长战略,并更好地服务于全球知名企业。
 



高顿课堂

frm报名

联系方式

上海总部:虹口区花园路171号A3幢高顿楼(地铁3、8号线虹口足球场站)
徐汇校区:徐汇区宜山路425号404(地铁3、4、9号线直达)
全国统一热线:400-600-80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