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经济增速超过6%,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居于前列。但这种高幅度的经济增长可能也会出现强大的后劲反弹,国内固定资产投资与整体消费需求依旧不够稳定,假如2017年出口对GDP的贡献保持在上一年的水平,那么增速就会低于上年度。

  虽说政策上宏观调控有一定的改善,可是在货币政策的调整力度上还是无法满足市场现状,这一问题在2017年就已经体现出来,无论是数量型货币政策还是价格型货币政策,实施力度上都有所减弱,以至于不得不现状推动当局加大筹码。

 
  有观点认为2017年M2下降的原型并不在于货币政策的力度减少,而是因为金融去杠杆引发的金融部M2下降所致,反观非金融M2增速尚且可观;在科技衍生金融催生新领域等前提下,M2的有效性开始减弱,所以这一点并不需要重点或者说过度关注,我们更应该将目光转移到金融环境的改善如何促进经济增上,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性上来。

  2017年货币政策主要是通过‘管住货币源头’来保证去杠杆的顺利推进,进而有效防范风险来临。而从政策效果上看,的确取得显著成效,缓解了金融机构负债率与资产之间的期限错配问题,市场流动风险得到稳定。

  但在金融稳定与经济稳定这两个主角之间的权衡上,金融服务实体一直是监管部门头疼的大难题,得不到反馈、市场反响小、基层不配合等矛盾频出。

  不管是从宏观调控还是国际经验,我们能够依照的只能是中国国情及目前经济发展形势,货币政策同样需要实现稳定统一。

  首先,根据丁伯根法则单一政策难以同时达成两个目标,货币政策势必要在经济与金融稳定之间有所取舍,通过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全球共识,宏观审慎实现金融稳定,货币调度实现金融稳定。

  其次,我们熟知理论,我们研究历史经验,明白通过货币政策应对金融风险,很可能会加剧资产的小范围波动,从而刺破某些领域的资产泡沫经济,进而再次引发危机,直接得出中国这种经济现状下,无法通过过度的货币政策来防范金融风险。

  最后,再次结合当下中国行情,无论是民间投资还是小型企业PMI指数,2017年的实体经济增长动力着实有限,货币政策有效的前提下理应加大实施力度,从而促进经济更平稳进步。

  在金融风险的防范工作上,当局不遗余力、严肃打击、正面惩罚的态度迎来行业一致好评,2015年热门的P2P,2016年的资金池,2017年的现金贷,都是经济发展道路上曾出现的妖魔鬼怪。我国金融行业已经开放国门,释放国内优质潜力的同时也在吸引大量境外资源,中国需要在有压力、有对比的环境下取得自我成长,一味的学习或者自省往往发展不够全面,综合的金融观应该是涵盖国际视野、包含全球金融理念、能够诠释包容整体的。

  全面加快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全面促进稀缺形容人才的培养步伐,是中国金融监管当局的两项重要任务指标。风险管理领域人才匮乏的显著特征是FRM持证人在中国的占比,全中国三十多个行政区,瓜分不足7000张的FRM证书,这种比例是严重失调的,甚至有金融学者将金融风险管理师的人数缺陷比作中国经济发展的小型风暴,以此来刺激当下金融大学生多加投入到FRM考试中。高顿教育为响应‘大势’借助自身教育力量,全力宣传推广风险管理意识的重要性,贴合当代大学生的价值观,未来国际化的金融理念必将席卷全球。

  金融风险防范工作不争一朝一夕,也不能只靠一个政策,需要大面积、大范围的‘全民意识’。

  ▎本文作者:Luvian,高顿财经签约作者,留英海归,主业财经,副业心理。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分享,转载必须注明来源高顿、侵权必究、不得随意更改和删减。

  相关推荐:FRM一级准备时间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