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张孔娟李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原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原会长余永定于2018年1月9日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演讲,探讨我国的金融稳定问题。

  中国是否面临明斯基时刻

  在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最近国外一些金融机构认为中国现在已经面临“明斯基时刻”。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认为,在周期的繁荣阶段,投资者在大量借债的基础上购买金融资产。资产价格的上升反过来又进一步刺激了投资者对资产的需求,债务和资产价格盘旋上升,并最终达到所谓明斯基时刻:在这个时刻,投资者所持资产提供的现金流不足以偿还债务本息,资产价格大规模暴跌,从而引起系统性金融危机。

  余永定说,一个国家要发生全面的金融危机,必须具备三个方面因素:金融机构的资产价格暴跌;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资本金无法得到补充。如果在任何一个方面能够阻止它进一步地恶化,金融危机是不会发生的。

  余永定介绍,中国没有美国那样的衍生金融产品:次贷、MBS、CDO。按揭贷款支持了债券、证券。如果房地产的价格不暴跌,虽然银行所发放的和房地产发展相关的贷款比重相当高,但是也不至于使银行的资产严重恶化。目前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的不良率依然保持在2%以下。即便实际情况要严重得多,同20世纪90年代末期、2000年代初期也不可同日而语。当时的不良率估计是30%—40%。此外,银行业的其他一些有关的指标,比如不良债权的拨备率、贷款拨备率等,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基本上还是不错的。

  余永定认为,从资金的来源方来讲,中国是高储蓄率的国家,资金是充裕的。中国的制度安排是其他国家所不能相比的,银行不会发生挤兑现象。货币市场的流动性也不会枯竭。央行有足够丰富的经验,能够保证货币市场利率的稳定性。

  此外,中国的银行资本充足率符合国际标准,余永定指出,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相对而言有良好的财政状况,依然持有大量外汇储备。中国的银行不会出现因资不抵债而破产的危险。资产方、负债方和资本金这三个方面都存在问题,并不意味存在着要发生明斯基时刻。我们一方面要注意继续推进各种各样的改革,防止明斯基时刻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必过于担心,以至于采取过度紧缩性的货币政策,使经济无法保持必要的增长速度。

  如何防止明斯基时刻的到来

  第一,要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第二,首先降低企业杠杆率的上升速度,而后逐渐降低杠杆率。第三,防止因道德风险导致的地方政府债务失控。第四,加强金融监管、压缩影子银行套利空间。

  而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同时应维持必要的经济增长速度,余永定认为,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急剧下降值得我们高度关注。重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完全正确的,但对于2018年经济增长失速的危险性也不能掉以轻心。如何正确把握2018年货币政策的松紧度将是对中国货币当局的一个挑战。
金融风险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高顿FRM小编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原作者,不得随意删减!